热门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结婚前得知男友想骗我房子,我决定假结婚,慢慢报复他!

情感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我叫苏杭,今年27岁,离婚两年,目前有一个未婚夫赵子东。正在开启人生的新篇章时,这天交警给我电话,说是赵子东出车祸进医院了。

我再也没想到人生会跟我开这么大一个玩笑,因为肇事方竟然是我的前夫——莫途!

在抢救室外见到莫途的第一眼,我整个人都懵了。

他站在不远处淡淡的看着我:“这个男人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疯了!莫途居然开口不是抱歉,竟是这样一句话。

“不可能!”我想都不想立马反驳,“子东不是这样的人!他跟你不一样!”

结婚前得知男友想骗我房子,我决定假结婚,慢慢报复他!

莫途的脸上没有半点撞了人之后的愧疚和不安,他一手扣住我的下巴:“你还是跟从前一样天真呢,苏杭。”

没等我抗拒,他就松开了手,手指间的温凉仿佛还留在我的皮肤上。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看看赵子东是怎样的一个人。”莫途说着,还冲我笑了笑。

这个笑容让我不寒而栗,连忙别开脸专注的看着抢救室里面,生怕自己错过一丁点的端倪。

我和赵子东是今年年初认识的,从一开始赵子东就和莫途不一样,他对我温柔细致又照顾周到,连我妈都说,赵子东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这样一个重新燃起我内心火焰的人,怎么可能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呢!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告诉我:“病人情况稳定,放心吧。”

我捂着心口靠在了一边的墙上,只觉得这一刻浑身的紧绷都松懈了下来。

莫途还在旁边等着,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流连在我身上,我厌恶的瞪着他:“你怎么还不走?不用去派出所报道吗?”

莫途淡然一笑:“好好记住我的话。”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我和莫途的婚姻听起来更像是一场交易,我们虽然自幼有婚约,但结婚的时候却是我主动要求。因为我的父亲那会急需一笔高昂的手术费,而那时候已经落败的苏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万般无奈下我只能求到莫途跟前。

最终的结果,我和莫途领证结婚了,没有婚礼没有蜜月,只有一大笔的钱。

可惜的是,这笔钱还是没能挽回我父亲的生命,直到与莫途结婚两年后,他回来告诉我说要离婚,因为我苏杭已经配不上他堂堂莫总了。

想起这些过往,我低下头有些百感交集。

赵子东从抢救室里出来了,看他精神还不错,我总算松了口气。

“子东,你怎么样?”我关切的问。

赵子东说:“我没事的,苏苏,只是腿受伤了。”

赵子东看着我的目光柔软,让我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这么好的赵子东怎么可能在外面有女人呢?肯定是莫途胡说八道。

结婚前得知男友想骗我房子,我决定假结婚,慢慢报复他!

赵子东的伤虽然不至于危及生命,但也要在医院里住上一段时间。

当天晚上,我回去准备些赵子东住院时要用的日常物品,在电梯门前我与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擦肩而过。

她停住了脚步,回眸看了我一眼,脸上似笑非笑。

我狐疑的看过去,她却又踩着高跟走的更远。

站在电梯里,里面都是刚才那个女人留下的香水味,我突然一个激灵的反应过来,这味道跟之前沾染在赵子东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脑海里又浮现起莫途之前的话,我赶忙又乘着电梯折返到病房前。

打开门进去的瞬间,那个女人居然袅袅婷婷的转过身来:“抱歉,我走错病房了。”

说完,她看都不看我一眼,拎着包就离开了。

我留意到她原本精致的唇妆已经晕染开来,完全跟刚才出电梯时不一样!

再看躺在床上的赵子东,他一脸淡定:“苏苏是忘记什么东西了吗?”

我走过去靠近赵子东,只闻到一股幽幽的香水味从他的身上传来。

呵呵,只是走错了病房吗?那为什么赵子东的身上会有那个女人的气味?

我故作镇定:“是,忘了问你明天早上要吃什么,我顺便带过来。”

赵子东笑得温柔:“我们家苏苏最好了,我想吃小笼包,可以吗?”

我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赵子东那微微泛红的双唇,说:“可以。”

离开了医院,我独自开着车一脸的茫然,等回神过来的时候发现车已经开到了原先住过的小区里面。

我一阵无语,苏杭啊苏杭,你到底在想什么?就凭着莫途的一句话,还有那点香水就能判定赵子东有别的女人吗?

正要倒车出去的时候,突然后视镜里出现一个人影,吓得我猛地一脚踩住了刹车。

那个人影靠近了,是莫途!

他敲了敲我的车窗,我打开一半想听听他说什么。

莫途笑道:“原来你也对这里念念不忘。”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迷路了。”我硬邦邦的回。

“噢,是吗?那是我自作多情了。”莫途弯起嘴角,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对了,那个男人的女人今天也去医院了,跟你碰面了吗?”

我浑身一寒,为什么莫途什么都知道?在他面前我几乎无处遁形。

“没有。”我强撑着。

莫途突然靠近了我,我几乎能闻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独有的男性气息,正如当年一样的充满蛊惑的力量。

我闭上眼睛:“你让开,我要回家。”

“你真的不想知道那个女人的底细吗?还是这两年来,苏杭你已经被骗成个傻子了吗?”莫途的语气透着微微的讥讽。

我猛地抬眼看他:“再傻也没有当初被你骗的傻吧!”

“是啊,那我给你个机会,我补偿你。告诉你那个女人的底细,你敢不敢听呢?”他根本不在乎我的控诉,继续又是一句引诱。

我闭上眼睛,心里在激烈的挣扎着,片刻后我听到自己说:“敢。”

跟着莫途,我一路走上了一栋公寓内,那是曾经我和莫途的爱巢,哪怕这个爱巢里面男主人的身影出现的次数寥寥无几,那也是承载了我关于婚姻美好期待的地方。

进了门,我说:“你可以说了。”

下一秒,莫途将我死死的按到一旁的墙壁上,不由分说的吻了下来!

我一愣,只觉得莫途那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很快通过呼吸窜到我的四肢百骸,唇上一阵轻微的刺痛,我立马反应过来,莫途这家伙在咬我!

唇齿纠缠间,我奋力挣扎,但莫途到底是男人,我哪里有这个力气能完全挣脱?

直到气喘吁吁,莫途才略微放开了手,他抵着我的鼻尖:“你要是再这么动下去,我不介意在这里就办了你。”

结婚前得知男友想骗我房子,我决定假结婚,慢慢报复他!

他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威胁和引诱,伴随着微热的呼吸就这么一下下的撞击着我的心。

他松开了怀抱,回味似的舔了舔嘴角,然后丢给我一封信:“这是地址,有兴趣的话自己去看看吧。还有,那个女人叫金蕊,你应该听说过吧。”

金蕊……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这个名字我当然熟悉,这是赵子东顶头上司的女儿,我经常从赵子东的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但从他当时的语气来看,他对这个大小姐明显是看不顺眼的,没想到会是她……

捏着信封,我失魂落魄的回到车里,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一阵内疚羞愧。

我竟然和前夫接吻了!

我居然背着自己的未婚夫和前夫拉拉扯扯!

这还是我吗?!

一整夜我都没睡好,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莫途那张欠揍的脸,还有昨夜的吻。

次日一早,我买了小笼包送去了医院,赵子东的情况已经比昨天更稳定了。原本就是外伤,只要好好加强营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赵子东笑眯眯的吃着小笼包:“还是我们家苏苏最好了。”

我张了张嘴,想问关于金蕊的事,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莫途给的地址是在平城的一处高档小区里,不用看都知道这个金蕊的家境一定非同一般,能买的起那里房子的人家又会是什么寻常人呢?

赵子东问:“苏苏怎么了?你好像一直有心事。”

我连忙摇头:“没什么,昨天担心你,有点没睡好。”

赵子东一脸温柔:“苏苏你真好,我们今年年底就把婚事办了吧。”

我心头一片温暖,点头:“嗯。”

正说着,赵子东的手机亮了,他打开的瞬间我仿佛瞄到了金蕊的名字。但这一秒来的太快,我甚至都不能确定自己已经看清了。

赵子东看着信息,表情瞬间改变,等再看着我的时候他已经满脸阴沉。

“怎么了?子东?”我关切的问。

“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了?”赵子东沉下了声音。

“我……”心里莫名一慌,与莫途的那个吻也从记忆里翻滚了上来。

“我、我没有去哪,从医院出来就直接回家了啊。。”我一手抓紧了床单,垂下眼睑。

赵子东总算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他轻轻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叫人看不懂。

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一个月,赵子东出院了。

可喜可贺的是,这段时间莫途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与我产生过交集,这让我莫名松了口气。

送赵子东回去,安顿好一切,我做的得心应手。

这时手机响了,是快递通知我回去取件,赵子东知道后温柔的说:“你先回去吧,我这里没事的,正好我也睡一觉,放心吧。”

离开了赵子东的家,我还在脑海里盘算着一会取了件后就去买菜,我要给赵子东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快递是一只扁扁的盒子,拿在手里轻飘飘的很,我有些狐疑,因为这快递上只有我的名字,关于寄件方的信息竟然只字全无!

打开快递,里面的几张照片让我眼前一黑!

这竟然是……那一天晚上我和莫途在一起的场景!

虽然只有我下车跟着莫途进入公寓楼的画面,但这只要被赵子东看见,剩下的事情就算我清白也解释不清了!

拍照片的人是谁?!

等我满腹心事的买好菜回到赵子东的家里,刚打开门就听见他在房间里打着电话。

赵子东说:“她怎么可能会发现呢?她蠢成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我心里只有你呢!要不是看之前苏杭她爸妈给她留的一套房子值钱,我也不会跟她纠缠到现在。”

“放心吧,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啊!再说了,如果没有这套房子,你老爸也看不上,等我从苏杭这里搞到那套房子,我就立刻跟你公开关系。”

“再说了,我在医院里的时候总需要人照顾啊,你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哪里能做得来。苏杭还是有点利用价值的,你看她把你老公我照顾的多好啊。”

赵子东的声音听得我浑身发抖,再也没想到自己真心真意对待了一年多的未婚夫竟然是这样的人!

我只觉得一阵阵的发晕,闭上眼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轻轻慢慢的关上门稳定了一会情绪,我这才装作刚刚回来的样子重新开门。

这一回,我刻意弄响了声音,果不其然房间里的电话戛然而止。

将菜放进厨房里,我走到房间门口:“子东,你晚上想吃什么?”

赵子东还是那么温柔的笑脸:“随便,我们家苏苏做的菜我都喜欢吃。”

我气愤的手指都在发抖,理智却告诉我不能慌不能乱,现在就跟赵子东翻脸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好。”我微微控制着颤抖的声音,努力让自己不露出破绽。

等赵子东吃完饭,把他照顾到休息,我只身一人又来到了之前那栋公寓的楼下。和莫途分开两年了,这两年间我都刻意回避他的讯息,之前一切的联系方式也都已经斩断。

如今的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找莫途,唯一的突破口竟然只有这个从前居住过的地方了。

仰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窗口,我心乱如麻。

身后有人说话了:“这么晚了,苏小姐是来找我的吗?”

我浑身一激灵,猛然回眸,只见星光月色下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那细致的眉眼不是莫途就是谁?!

我一阵紧张:“我、我是来找你的,我想知道金蕊和赵子东的事情。”

莫途挑眉:“噢?苏小姐这是变聪明了?只可惜变聪明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多了?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才想起来问我这个。”

我咬牙:“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告诉我!”

关注@大爱言情小说,更多精品言情小说等你哦

后面还有很多,本文来自《我可能离了个假婚》,点击下方,免费试读

热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