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历史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我对人生坎坷没有怨言,只是对爱有点遗憾。

——董竹君


01


1900年2月,董竹君出生于上海的一个贫民家庭。

父亲是位黄包车夫,母亲是佣工。

因为生得俏丽,人们都叫她“小西施”。

董竹君是长女,因为穷,她的一对弟妹因营养不良,无钱治病而夭折了。

4个月大的弟弟,因为奶水不足,活活饿死在董竹君的怀里。

父母为了让董竹君长大后能有出息,决定再苦也要供她上学。在她6岁时把她送进私塾小学,一年的学费两三块钱。

就是这两三块钱也要分三次才能交出。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在她12岁那年,拉黄包车的父亲病了,在借钱治病无望的情况下,母亲叫她辍学去还清债务。

“我们家借了许多高利贷,学了京戏,把你送到五马路堂子里去抵押,抵押3年就可以还清债务了。

一个阴沉的冬日,刚13岁的董竹君与父母挥泪告别,由青楼派来的轿子接走。

以300大洋的价格把女儿押到青楼卖唱3年,成了老鸨会唱戏的赚钱工具。

她回忆道,刚刚进“长三堂子”,水牌上别的姑娘只有两三张局票,而她的水牌却写满了,并每天都在增加,一直加到五六十张。

天天晚上唱,喉咙都唱哑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14岁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董竹君,眼看步卖身姐妹们后尘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

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客人中有个叫夏之时的得知董竹君的身世,非常同情她。

董竹君也注意起这位身穿灰色长袍、黑色马褂,年仅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

夏之时早年留学日本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武昌起义时,他在四川成都带兵一路打到重庆杀死镇守使,被选为四川省副都督。

袁世凯窃夺革命果实后,革命党人两次讨袁失败,夏之时和他的同党逃离四川,潜入上海,借堂子为掩护。

商议再度赴日留学深造,来日报效国家。

在上海“清河坊”二人相知,彼此暗暗倾注着爱慕之情。

尤其对情窦初开的董竹君来说,夏之时简直成了她心目中的英雄。

“24岁就任四川都督真是一位英雄豪杰,自此我就更加爱慕他,并留心夏爷是不是真心爱我。”

“对镜自照,暗自喜欢,以我的相貌是应当配一个爱国英雄的。”

尽管如此,她没有向他表白心迹,她知道夏之时在四川有夫人,她不想成为小老婆。

身处火坑的董竹君把情爱深深的埋进了心底,也许是天意,非得成全这对有情人。

意外的从四川来了封电报,说夏之时患肺病的夫人死了。

形势突变,想当皇帝的袁世凯在国内大肆搜捕革命党人,出价3万大洋要夏之时的人头。

夏之时只得躲进虹口区的日本租界,一边做流亡日本的准备,一边派人去“清河坊”和老鸨谈判准备出资为董竹君赎身。

哪知道当初董竹君仅是300大洋押进堂子,时隔一年心狠手辣的老鸨开出了天价非要3万大洋(约今360万)

董竹君竟坚决地说:“不要用你的钱赎身,要不然一辈子都会被你说是买来的。”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为了夏之时对她的那份爱,董竹君装病不再陪客人聊天。

好吧,你不愿意做生意,就送你回家。”老鸨发号施令。

董竹君信以为真,坐上轿子就走,哪想到老鸨将她送到西藏路一条深不见底弄堂内的二楼,将她关了起来叫看守严加看管。

一个静谧的晚上,董竹君支使看守去买夜宵,脱下绸缎旗袍,解下金玉首饰,清清白白地去见心上人。

那时候她才14岁。

正和朋友准备行李上船去日本的夏之时,看到心上人从天而降,真是喜出望外,他抱起董竹君兴奋的说:“你真的逃出来了,真的……”

1914年,董竹君与夏之时举行了文明婚礼。

董竹君一袭白洋纱制成的法国式连衣裙,一双白色半高跟的尖头皮鞋,梳了一个法式的发结。

而夏之时自己也穿了一套燕尾服。

阳光正好,风也温柔。

02


在日本3年多的时间里,夏之时为董竹君聘请了五位家庭教师。

教她学习数学、日文、物理、化学、历史、地理、动植物学,还学习中文

她在家读完了东京御茶之水女子高等师范学的全部课程。

也就是此时,老师将丈夫给她取的名字“毓英”改为“董篁”,字“竹君”。

1915年12月,袁世凯不顾天下人反对披上了花80万大洋制成的黄袍,又一次激起了全国军民的声讨。

夏之时和在日本流亡的革命党人又将回国参加讨袁运动。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但他竟然不放心已做了母亲的董竹君,他将一把手枪交给她,并说:“你把手枪放在枕边,假如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就用它解决自己。”

夏之时还急电从国内招来四弟,名为陪同董竹君读书,实为监督她的行动。

丈夫要回国参加讨袁运动,生死难料,董竹君忍下了丈夫不信任她的屈辱。

1916年春天,她含泪送夏之时上了回国的轮船。

当时全国上下一片声讨,袁世凯不得不发表电令,撤销帝制,恢复民国。

但军阀混乱也由此开始了,夏之时被任命为四川靖国招讨军总司令

1917年,他打来电报叫董竹君立刻回国,董竹君携女相随,在成都安了家。

一开始,人们都认为董竹君配不上夏之时。那些清高男女个个斜眼看她,“一介青楼女子能念得好书?不过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

极尽冷嘲热讽。

夏之时母亲对儿子放话:“一个卖唱的只配当姨太太罢了,况且嫁给我们这种大户算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娶个正房回来!”

董竹君却用自己的智慧与得体尽得全家上下的喜爱。

先是带一大批从海外带回来的礼物分给家里的大大小小,上至老人下至小孩,甚至还有家里的伙计丫头。

对家里长辈恭恭敬敬,对同辈刁难也处处忍让,打理家里的一切,每天从早忙到晚。

渐渐的,很多人看在眼里,也就对她无话可说。

加之夏之时对她还是极好的,这让她觉得一切都值得。

她挑灯奋战,读书看报,读到两眼红肿。她亲自操持家务,将夏家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


当初看轻她人皆对她刮目相看。

终于,靠自己的智慧与努力,赢得了公婆一家人的肯定,还特意为她重新举办了隆重的传统婚礼。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可夏之时却拥兵自重,强征捐税,中饱私囊。

董竹君深厌丈夫恶行,多次相劝,但不是遭白眼,便是被训斥。

而同时董竹君受到“五四”思潮的影响,大量阅读进步报刊,关心社会问题。

她不喜欢当时官太太的应酬,实在推托不开,一般也只是算准了时间去,到了就吃,吃了就走,所以太太们替她取了一个绰号——“夏心慌”。

正当夏之时飞黄腾达时,不料却被解除军职,他终于结束了人生最辉煌的一页。

董竹君劝他:“还是这样好,做个贪官污吏,只会祸国殃民有什么意义?”

可自此之后夏之时性情大变,判若两人。

03


一次董竹君帮夏之时剪脚指甲,一不小心剪出了血,夏之时一脚蹬去,将董竹君蹬倒在地。

“你凭什么对我这样,我每天忙里忙外,累的精疲力尽,你为何不体谅体谅我呀?”

但这是开始。

可怕的是,夏之时还恋上了抽烟赌博,以前接受的新思想全然不见,滑为封建专制。

在董竹君患肺病避居的三个月里,他从未去看望她。

一次夏之时高烧在床,董竹君为他端尿送饭,中间出去屋外透气,跟他的士兵说了几句话,夏之时竟然破口大骂,说她不守妇道。

是啊,他骨子里就认为她是个从窑子里出来的女人,天性浪荡。

她的心,怎能不疼?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有一次,夏之时拦截了女儿夏国琼的钢琴老师写给董竹君的信,一看是男老师,他恼羞成怒,骂她不守妇道。

董竹君反驳,他却大打出手,后来竟冲进厨房拿起菜刀,追着要砍死她。

董竹君就这样成了夏之时官场失意的出气筒。

在夏之时越来越颓废的时候,董竹君越来越开明独立,她认为,妇女要想得到真正解放,一定要先取得经济上的独立。

董竹君萌发了“实业救人”的信念。

1923年,董竹君开办的“富祥女子织袜厂”在将军街创办起来了,雇佣的都是周围贫苦女工。

女子办企业,在成都还是第一次,成了一大新闻。

1926年正月,当董竹君和夏之时唯一的儿子降生后,董竹君又从上海叫来父母亲开办了“飞鹰黄包车公司”。

但夏之时却歧视董竹君的父母,董母遗失了一支心爱的金簪子,心疼地哭了起来,心情烦躁的夏之时厉声呵斥:“又没死人,哭什么?来人,把她绑起来!

董竹君对夏之时已经心寒了,夫妻间感情走到破裂的边缘。

董竹君给夏之时生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

夏之时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从来不管几个女儿的生活和教育,更不让四个女儿读书。

四女儿四岁那年,腰椎患病,导致右腿粗大,需要穿刺抽出脓水,十分痛苦。

不幸的是,另一个女儿也不慎从楼上摔下来,昏迷了好几个小时。

两个孩子同时生命垂危,董竹君四处求医,焦头烂额。

夏之时竟不管不问,照样吃喝玩乐,还嫌董竹君服务自己不周到。

夏之时认为女孩子是泼出去的水,用不着在她们身上花太多钱,十七八岁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就对得起她们了。

这让董竹君无法忍受,为此与夏之时彻底决裂。

带着女儿远赴上海求学,与夏之时分居。

04


董竹君将所有的财产交给夏之时的六弟代管,将儿子过继给夏之时的三哥延续香火。

为了让长女去上海接受更好的音乐教育,她带着四个女儿和父母毅然离开生活了十多年的成都。

这一次,董竹君又回到了她的出生地,似乎绕了一圈,人生又回到原点。

可她已不是14岁的董竹君了。

在夏之时提出让她回家时,董竹君毅然决定离婚。

可夏之时报以嘲笑,“我们来个君子协定。暂不离婚,分居五年。在这五年里,你要是带着女儿没在上海饿死,我就把手掌里的肉给你煎鱼吃。”

果然如他所料,董竹君生活异常艰难。

在四川成都有地产、房产腰缠万贯的夏之时,答应每年支付四个女儿一千六百元生活费。

但是他竟分文未付。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租不起房子的董竹君带着四个女儿和父母住进了二叔家里,二叔和二婶是卖报纸的,日子紧巴巴。

为了一家老小的生存,董竹君先是将衣服首饰送进了当铺,后来干脆连长女的大提琴也押进了当铺。

在五年的时间里,夏之时多次给董竹君写信:“你若是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如果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是可以改的。”

董竹君丝毫不为所动。

五年以后,1929年,夏之时如约来到了上海。

董竹君和女儿们没有饿死,但也仅仅是没有饿死而已。

似有悔意的夏之时双眼含泪,苦苦哀求:“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你真的要一笔勾销吗?”

可日久见人心啊,旧日情分早已磨灭,董竹君决意离婚。

覆水难收,自此与君相决绝。

迫于生计,1930年春天,董竹君在上海闸北区创办了群益纱管厂,招了100多工人。

厂子开办过程中,董竹君备尝艰辛,她把孩子们全部送到寄宿制学校,一个人撑起所有重担,步履维艰,厂子大小事务都亲自掌管。

创业之初,屡遭挫折。

“现实生活和处境就如一把把尖刀,一条条皮带,整天整夜、每时每刻,都向我的心肺、皮肉、神经钻刻着、抽打着,一家老老少少都张着口等着吃饭、穿衣、上学,现实逼得我走投无路,重重的生活压力使我喘不过气来。”

为拓展企业,在银行不愿贷款的情况下,董竹君远赴马来西亚向华侨吸纳资金,群益纱管厂这才在上海滩站稳了脚跟。

虽然生活艰难如百箭穿心,可她若青竹柔软而坚韧。

在董竹君呕心沥血下,群益纱管厂慢慢走上正轨,她的生意日渐好转。


05

可时局动荡,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占了东三省,全国上下抗日呼声雀起。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

在上海,董竹君带着十六岁的女儿国琼参加了示威游行。

在遭到法国巡捕血腥镇压的危难之际,她们救下了被法国巡捕打伤的暨南大学学生骆介庵。

1932年1月28日,日军进攻上海,发生了著名的“淞沪战役”,群益纱管厂遭到了日军轰炸,化为灰烬。

人生又一次归零,陷入绝境。

董竹君看到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被毁,心痛难忍。

可祸不单行。

1932年3月4日深夜,董竹君被巡捕房以政治嫌疑犯的罪名关押了4个多月。

家中4个女儿和父母,靠16岁的大女儿教钢琴度日。

年迈的父母不久死于忧惧之中,母亲死前想吃香瓜都没钱买,父亲死后无钱下葬,灵柩寄放在苏州会馆。

万般无奈下,还是同狱难友借给她100元汇票,贿赂了律师,关了四个多月的董竹君才“取保释放”出狱。

眼看维持一家七口的生计成了问题,负责采购军火的李嵩高在上海听说了董竹君的遭遇。

他被董竹君的铁骨铮铮打动,借给了她2000大洋经商。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有位亲威说:“弄个铺面,卖油炒米饭吧,准不会硬锅。

想不到这句开玩笑的话,倒是打开了她的思路。

她在四川生活多年,深知川菜极有特色,各种小吃也丰富多采;她学过烹调,又在夏家练就一手制作川菜的高超技艺。

她满有把握办一家出众的川菜馆,在上海开创一项新的事业。

可是川菜大都是麻辣味重,不合上海人喜欢清淡味的习惯,要作些改变。

再就是一般餐馆都不重视卫生,既容易传染疾病,也必须大力改进。

不久,董竹君以这笔钱为本金,在上海市中心大世界附近宁海西路,租下了一栋一底三楼的房子。

一座内外装修高雅、店面用一色瓷砖镶嵌的饭店于1935年3月15日开业。

乳白色的霓虹灯显示出四个大字:“锦江川菜”。

锦江饭店瓷器餐具上印着专属的标志——竹,菜肴重视色、香、味,品种繁多。

因为菜好吃,店面装饰高雅。

口口相传,天天顾客盈门,楼上楼下人满为患,临时添加了不少座位,连过道都不通了,只得从客人头上传菜。

“锦江川菜馆”天天客满,上这里吃饭需要排长龙,不多时在上海滩名声大震。

上海青、红帮大咖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和来上海办事的南京政府要员都曾光顾锦江川菜馆。

锦江川菜馆”名气越来越大,各界名流到上海,无不以品尝这里的菜为快事。

各国驻沪外交官,洋商、租界大佬,都是这里的座上客乃至常客。

美国著名演员卓别林访问上海,也慕名而来。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董竹君富足起来了,首先为女儿前途着想让他们学钢琴、读书,给他们最好的教育。

同时又在现上海复兴公园附近开设了一家锦江茶社,为上海文化人提供交流场所。

1937年8月13日,上海成为“文化孤岛”。

董竹君出资,和《大公报》记者蒋毅宵创办了半月刊《上海妇女》杂志,宣传妇女人格独立。

南京汪伪政府千方百计想收买这本杂志为他们服务,董竹君顶住压力,坚持自己办刊。

06


就在锦江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卢沟桥事变之后,作为上海滩知名餐馆,锦江也受到日本人的欢迎。

董竹君被要求在虹口开分店,以服务日军。

董竹君坚决说不。

于是,针对董竹君的暗杀和行刺开始了。

因发现及时,董竹君逃过一难,去菲律宾避难。

1940年底,她的两个女儿在马尼拉的音乐演出获得成功,董竹君赶去祝贺。

未料碰到了曾一直暗恋她的陈清泉也来看望两个孩子。

但此时陈清泉已为人夫,令董竹君惊讶的是,在陈清泉向妻子提出离婚后。

他的妻子竟徒步来到马尼拉,向她表明自己的立场。

董竹君陷入深深的自责,决定离开陈清泉。

正当董竹君准备离去时,马尼拉开战。

陈清泉因不愿与日本人合作,被抓进了监狱。

董竹君想尽办法,连夜前往监狱探望,生死面前他们无所顾忌地拥抱在一起。

此地一为别,今生不复见。

行刑之时,大雨如注,陈清泉怆然就义。

董竹君木然跪下,仰望苍天,悲痛欲绝。

在菲期间,董竹君历经磨难,死里逃生,差点被驱逐出境,加入菲律宾逃难大军,躲藏在偏僻的竹林中。

也奋力开办企业,继续谱写自己的人生传奇。

在菲四年,像是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终于,到了世界大战接近尾声的时候,董竹君想尽办法,获得了一张船票。

回家!


董竹君:出身平民窟,被迫沦为妓女,却成为一个世纪的女神


1951年,董竹君思量后,将自己经营16年、价值黄金3000两的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室捐献给国家。

又一次人生归零,云淡风轻。

1961年,董竹君从上海迁居北京。

60岁的老人打算写一部回忆录,然而写了三分之一的时候,1966年文革开始。

董竹君又遭劫难。

她被当作隐藏在革命队伍里的特务,投进监狱关了五年。

直到1979年3月29日彻底平反。

晚年的董竹君,一切都看得很淡,出狱后,她以80多岁的高龄,强忍病痛的折磨,历经8年,完成回忆录《我的一个世纪》。

自传完成后不久,董竹君逝世。

“一代女杰”董竹君自此长眠,绝代风华归于星空浩瀚。

而她的人格魅力、女权意识,商业智慧,被后人惊为传奇。

她如星辰如大海如尘世的一束光,所有的言语都写不出她的傲骨与风华。

她一生无数曲折,从妓院到都督夫人,又和都督丈夫离婚,抛弃荣华,单枪匹马带着四个女儿到上海打拼。

一时轰动天下,四海之内惊为奇女子。

又几度人生沉浮,一次次从新开始,永不言弃,男子在她面前也只得叹服叫绝。

那时候可是1929年。

打开手机淘宝,搜索“一日一渡”,即可领到红包等惊喜福利,最高1111元!

热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