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西安抢人却跑了张小平:劳动仲裁专家复盘张小平事件,“影响中国登月”实在夸张

军事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张小平,何许人也,原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副主任设计师,现北京蓝箭公司员工。在原单位张小平的职位是副主任设计师,这个职位在研究中心是个基层岗位,用单位的话说比他优秀的骨干大把大把的。而他的薪酬据网上信息也就十几万。而在目前岗位,张小平的年薪已过百万。引发网友大规模围观的并不是他的薪酬巨变,而是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发出的一纸公文。

该公文名叫“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据最新网络信息,该情况说明是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提交给劳动争议仲裁的资料。既然双方发生了劳动仲裁,作为一个担任劳动仲裁员已经超过十年的老同志,我们就先来说一说劳动仲裁的问题。

从目前的公开信息看,张小平2018年初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离职后去了北京蓝箭公司。据原始爆料贴《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表述,他是从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辞职的,但从后续媒体报道看,既然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已经对其提出了劳动仲裁,张小平应该不是简单的辞职行为。

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在“张小平参与我所型号研制情况”中披露的情况看,从事我国载人登月火箭的研发工作,属于掌握国家机密的单位。按照《保密法》的规定,涉密单位要建立保密制度,在涉密岗位工作的人员分为核心涉密人员、重要涉密人员和一般涉密人员,实行分类管理。在任用、聘用涉密人员时需要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审查,在涉密人员离岗时要做脱密处理。涉密人员在脱密期内,应当按照规定履行保密义务,不得违反规定就业,不得以任何方式泄露国家秘密。

按照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的说法,张小平的离职“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因此可以判断,其属于在离职时应当做脱密处理的涉密人员无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可以依法对其提起劳动仲裁。

一般来说,涉密人员的脱密期应根据其接触、知悉国家秘密的密级、数量、时间等情况确定。核心涉密人员脱密期为3年至5年,重要涉密人员脱密期为2年至3年,一般涉密人员脱密期为1年至2年。尽管按照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的说法,张小平掌握了极为重要的机密信息,但从他的职位副主任设计师看,笔者认为他的脱密期估计也就一年。

所谓“脱密处理”,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调个岗。当劳动者提出辞职后,将其调到不接触机密的岗位,在一定期限后劳动关系解除。即便根据相关规定,劳动仲裁委或是法院最终认定张小平必须回原单位履行脱密义务,但终究他是可以离开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的,单位无论怎么强调他的重要性也不能强迫他永远的留下来。

行文至此,笔者不由的想到了上半年如火如荼的“抢人大战”。2016年深圳率先拉开了抢人大战的序幕,首先出台降低人才门槛、放松落户标准、给予落户补贴的政策,这也成为本轮人才政策的主要手段。武汉紧随其后迅速进场,2017年初提出5年留住百万大学生的目标。

西安迅速跟进,放出大招。今年1月,西安实行户籍新政,喊出了“你把毕业证给我,我把户口本给你”的口号,只要凭身份证、毕业证“两证”即可申请办理西安户口。到今年3月,西安落户政策2.0上线,只需上传学历资料足不出户即可落户,户籍卡直接邮寄给本人。到了5月,西安市人社局和财政局发布《西安市进一步加快人才汇聚若干措施》再次加码,砸下真金白银,设立高校毕业生“就业奖” ,毕业生一次性奖1000元,大学生创业贷款最高100万。

西安的大手笔之下,效果惊人。2018年第一季度,西安外迁户籍24.49万人,人口机械增长是2017年同期的11.5倍。为什么各地政府纷纷使出浑身解数,争夺人才呢?这轮抢人大战的基本特征是:1、以政府为主导。现阶段人才政策的行政化属性非常明显,主要以政府的行政和社会资源投入为“诱饵”。在政策制定过程中,企业等市场化因素参与度较低,地区政府考虑的更多不是用人主体的需求。对于各地的抢人政策甚至被怀疑是否是为了拉动房价,这显然不是动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各地政策对人才的要求基本都包括年龄和学历,说穿了就是希望给自己的城市招来更多年轻高学历人群。其目的很清楚是优化地区人口结构,当然也就是为地区长期发展打下人力资源的基础。

2、以户籍为抓手。在英语文献中,户口被越来越多的翻译为“Hukou”,因为这实在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尽管取消户口的呼声从未减弱,但户口的重要性也从未减弱。这一轮人才政策中各地又无一例外地祭出了户籍,户籍代表身份,代表对社会资源的享有权。天津“海河英才”计划的巨大吸引力,与天津全国985录取率最高的教育资源有直接关系。户籍的吸引力反映了优秀人才对优质社会资源的需求。

3、以区域竞争为基础。与以往的地区人才竞争不同,各地政府的人才意识越来越强烈。在产业升级的背景下,各地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多,学者姚先国等的研究成果也证明了中国各地区经济增长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地区人力资本差距。如同企业竞争的高级形态是人才竞争一样,地区间竞争也进入了人才争夺的阶段。

至于各地政府以巨大社会资源为代价抢来的人才,能不能真的长期为本地服务,贡献才智呢?笔者也来讲一个朋友的故事。朋友出生某风景秀丽的小城,毕业于上海某非985非211高校,八年前研究生毕业时获知杭州可以直接落户,旋即把户口迁至杭州。事实上,她从未在杭工作一天,而是一直在上海就业,直至最终通过积分落户上海。虽未在杭州待过,她却可凭借户口优势在杭州购房。

笔者相信,一个城市如果不能让人才有质量的就业,最终留不住人才。人力资源对人才的理解是“选、育、用、留”,选的对、育的好、用的了、留的住,才是长久之道。 人民日报说的好,三种倾向不能要,日常工作不重视、员工离职就阻挠、工作没有尊荣感。即便《保密法》规定了,涉密员工离职要有更长的脱密期,企业没有凝聚力,员工终究会走。即便“抢人大战”给出了再优厚的条件,城市没有吸引力,人才依旧会流向“北上广”。

作为一个老仲裁员,笔者希望对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说,靠劳动仲裁是管不好劳动关系的,赢了官司输了人心,损失更大。请善待从事航天工作的每一位研究者,他们都很重要,毕竟在火箭上哪怕是一条小小的橡胶带也可能造成“大爆炸”。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西安抢人却跑了张小平:劳动仲裁专家复盘张小平事件,“影响中国登月”实在夸张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热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