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委内瑞拉通胀1000000%,中国累计600亿美元贷款怎么办

国际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委内瑞拉通胀1000000%,中国累计600亿美元贷款怎么办

【无所不能文 | 徐雷鹏】8月4日,现任总统马杜罗在国民卫队成立81周年庆典上讲话时,突然遭遇无人机袭击,举国哗然,委内瑞拉再次被广泛关注。从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这个曾经享誉世界的“黑金”之国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混乱。通货膨胀、债务违约、高失业率、食品匮乏、公民外逃、朝野纷争……

8月盛夏。入夜,马拉开波街头一片漆黑,这个曾经以通宵派对而闻名的委内瑞拉第二大城市此刻显得有些寂静。由于缺少足够的石油及电力基础设施疏于维护,3月份以来,不定期停电已经成为当地居民的生活常态。

马拉开波城因湖得名,它扼守着南美最大湖泊马拉开波湖的入海通道。风光旖旎的马拉开波湖除了举世闻名的卡塔通博闪电,还以“石油湖”著称。湖泊东北侧油气面积高达1300平方千米,原油产量一度占委内瑞拉总产量的75%。

进入2018年以来,在全国石油产量持续下滑的影响下,马拉开波港略显冷清。当然,种种乱象并非一时之疾。但所有人都明白,石油减产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石油产量70年最低,通胀1000000%,经济乱象丛生

作为世界上石油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截止2017年底,委内瑞拉已探明石油储量达3028亿桶,位居世界第一,占据欧佩克国家石油储量的四分之一左右。丰富的石油资源为委内瑞拉的经济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其收入的95%依赖石油出口,90%的商品依赖石油收入从他国进口。

但自2014年国际油价大跌以来,委内瑞拉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崩溃,国内物资奇缺、货币急剧贬值、外储枯竭、暴力示威活动频发,以至于举国动荡。

由于缺少资金投入,委内瑞拉石油产量自2016年开始大幅下滑。根据欧佩克数据,6月份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已经下降到134万桶/天,是70年来的最低产量,20年前最高峰时这一数据曾达到320万桶/天。

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在6月份就已经告知8家国际客户,它将无法满足全部的原油供应承诺。按照合同约定,PDVSA有义务向他们供应约150万桶/日的石油。

自身造血能力下降的同时,外部资金也在持续退出。由于委内瑞拉国内不稳定的安全局势、恶劣的营商环境,许多外国投资者都撤离。据IEA估计,若持续缺少外部资本进入,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将在年底前跌破100万桶/日,并有可能进一步恶化,直至丧失产能。

祸不单行。自2017年8月以来,美欧基于委内瑞拉的国内局势相继对其实施金融制裁,委内瑞拉政府及国家石油公司无法在国际公开市场发行新债券来减轻旧债务的偿还压力及增加流动性,导致大量债务出现违约。

今年委内瑞拉大选前夕,特朗普政府又加码制裁措施。禁止在美国交易委内瑞拉“石油币”,并减少与委内瑞拉的石油交易。

内忧外患之下,委内瑞拉的石油工业走向了崩溃。

国内经济状况持续恶化,IMF最新预测认为,到2018年底,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将飙升至1000000%,堪比1923年的德国和21世纪前十年的津巴布韦。同时,政府外汇储备已经锐减至99亿美元,近20年来首次跌破100亿美元,GDP下降超过18%;国际上美欧联手制裁,委内瑞拉债台高筑,融资无望。

一面是恶性通胀、物资奇缺、社会动荡,一面是赖以生存的石油工业由于缺少资金注入而陷入停滞。委内瑞拉政府正面临两难境地,如何抉择,不得而知。

据路透社报道,委内瑞拉国内80%的炼油厂处于停工状态,正常运作的两家炼油厂每天生产的4万桶石油对于国内20多万桶的石油需求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5月,由于无力偿还债务,国际法庭裁决允许美国第三大石油公司康菲石油接管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在加勒比地区价值20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主要用来加工、存储和混合原油,总量约占委内瑞拉去年石油出口量的1/4。对于委内瑞拉捉襟见肘的石油生产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7月30日,现任总统马杜罗在统社党第四次全代会上称,“我们迄今尝试的所有生产模式都失败了,而我们都责无旁贷。”面对举国上下的抱怨声,马杜罗这样的回答显得有些无奈。

中国累计600亿美元贷款、石油偿贷前景尚难看清

好消息还是有的。7月5日,来华访问的委内瑞拉财政部长西蒙·塞尔帕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们获得了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超过2.5亿美元的直接投资资金,用于增加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石油产量”。这对债台高筑、融资无望的委内瑞拉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当天,塞尔帕还拜会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董事长王宜林,双方就稳定推进油气合作交换了意见。后者是最早进入委内瑞拉的中资能源公司之一。

中国与委内瑞拉交好已久。一方是世界上已探明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一方是世界上最大原油进口国,二者有着天然的互补性

早在1997年,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就一举中标委内瑞拉的英特甘博和卡拉高莱斯两块边际油田,获得了20年的开采权,首开中委能源合作之先河。2004年,中石油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签约开发奥里诺科重油带、苏马诺油田,还合资成立了中委奥里乳化油公司。

2007年,在第六次中国——委内瑞拉高级混合委员会上,两国签署了“中国——委内瑞拉联合融资基金”,中委能源合作提速。中石油、中海油相继通过中委基金加大在委石油勘探开发投入。

除了中资企业进入外,委内瑞拉还获得了中国的高额贷款

2010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委内瑞拉签署《中委长期融资合作框架协议》,签约额为100亿美元,贷款期限10年。五年后,委内瑞拉再度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国家进出口银行获得100亿美元贷款,用于能源项目。据统计,近十年来,委内瑞拉从中国累计获得了至少600亿美元贷款。

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需要石油,委内瑞拉需要资金投入石油开发,中委合作似乎天然带着双赢。但在当前委内瑞拉国内政局动荡、经济恶化、石油持续减产的背景下,外界关心中国的贷款会不会成为“坏账”

根据中委协议,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与中石油股份公司签署购销合同,作为还款保障。简单来说,就是“石油偿贷”

基于这一合作模式,中方此次提供2.5亿贷款或许并非慷慨解囊,而是无奈为之。毕竟,若是委内瑞拉的石油生产能力继续下降,那么还贷更加遥遥无期。

摆在委内瑞拉面前的问题同样严峻。石油减产需要外资注入提升产能,外资注入则会削弱石油主权,那么多年的改革将重回原点。但若迟迟未获援助,不仅会使经济继续恶化,中方会否强制债转股而入主国家石油公司,也充满了变数。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委内瑞拉毕竟拥有丰富的石油储量,如果能恢复生产能力,度过危机也不无可能。但谁来完成,不得而知。200多年前,玻利瓦尔带领委内瑞拉人民走向解放。如今,人民也在期待着新的“解放者”

石油的陷阱,成败都因石油

油价是委内瑞拉经济的晴雨表。上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使得油价持续走高,每桶原油价格从14美元上涨到了35美元。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81年委内瑞拉的GDP增速一度达到12%,位列拉美国家前列。

三十多年过去了,委内瑞拉本应通过长期发展的石油经济缓解外债压力、加快财富积累,理应对油价波动有着更高的风险抗击能力。但现实情况却是,2014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正在摧毁着这个曾经的石油富国。

执政政府将今天的困境归结为美国长年推行的“经济战争”,毕竟这个离美国最近的南美国家很长时间都由“反美斗士”查韦斯掌舵;人民则认为腐败与混乱,是造成他们流落街头,在垃圾堆里找寻面包的原因。经济学家则以“资源诅咒”来总结委内瑞拉的兴衰。

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却无法换来财富与稳定,这听起来似乎是个悖论,却是石油的陷阱。

1922年,皇家荷兰壳牌公司在马拉开波湖畔的第一口油井投产,委内瑞拉从一个提供咖啡、可可等农业产品为主的国家迅速进入石油时代。不过,当时跨国公司几乎控制了全国的石油生产。

1935年后,委内瑞拉政府相继收回外国投资者的石油控制权,并通过《油气法》确立了国家对油气资源的主权,石油收入逐渐成为政府财政收入的支柱。

以1957年为例,委内瑞拉当年石油产值占GDP的三分之一,石油出口占世界石油出口量的40%,石油与相关制品占出口总值的94%,石油收入占财政收入73%。石油成了名副其实的国家“钱袋子”。

为了稳定油价,巩固石油利益。1960年,委内瑞拉联合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成立了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欧佩克成员国间相互协调石油政策与价格,以保障产油国获得稳定收入。

1975年,委内瑞拉政府为了压缩私人资本在石油经济上的获利空间,成立了国家石油公司(PDVSA),负责独立勘探、冶炼、运输和销售石油及石油制品。

两次石油危机提升了国际油价,欧佩克成为了定价者,政府通过国家石油公司控制了石油产量。当油价与产量同时集于一身时,由政府掌控的垄断型石油经济结构就此形成,延续至今。

可惜好景不长。西方国家纷纷采取节能和能源替代措施,整个20世纪80年代,石油价格都处于疲软和下降状态。石油收入的下降阻断了委内瑞拉国内的改革进程,长期为人诟病的进口替代工业化模式错过了凭借财富积累实现转型的良机。

委内瑞拉同大多拉美国家一样未能逃脱“失落的十年”。

1998年,“强人”乌戈·查韦斯上台。他所面临的是:一面是国家石油公司长期垄断、石油食利阶层固化所引发的石油生产效率低下,一面是外资涌入所造成的财富流失,石油权益的归属再次成为影响国家决策的重要因素。

后来的故事,世人都已熟悉。这个视国父玻利瓦尔为偶像的军人,在改革与倒退之间徘徊,他的激进换来了选票,征服了人心,但没能改变委内瑞拉随着石油价格的被动。2002年,国家石油公司因为查韦斯的改革而发动罢工,之后富人、中产走避海外,国内矛盾持续积累。

国际油价就像过山车,2008年它曾企及147美元/桶的高度,2014年以来又回归冰点。十多年间,世界各国纷纷大力发展新能源、美国页岩气革命、欧佩克内部分化……不过委内瑞拉似乎都没能嗅到能源变局的发生。今天在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石油依赖的周期轮回,掩藏在繁荣与危机背后的石油工业模式才是最大的制度陷阱。

责编 |张旭东

委内瑞拉通胀1000000%,中国累计600亿美元贷款怎么办

投稿邮箱 | xudongzhang@caixin.com

找能豆君 | icaixinenergy ; icaixinenergy2

版权声明 | 稿件为无所不能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帐号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无所不能更多文章

热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