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石油币救得了委内瑞拉吗?

国际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上世纪60年代就跨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曾是拉丁美洲的“首富之国”、占据全球石油储量第一的宝座,将上述三个描述集于一个国家,却还能把财政失衡、经济困境、通货膨胀、食物短缺、货币贬值、大规模失业等词汇与其相联系,如此“神奇”的国度只有一个——委内瑞拉。

尽管推出了国家背书的加密货币“石油币”,以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替代原有货币“强势玻利瓦尔”,并将新货币与“石油币”挂钩,这些改革对于委内瑞拉的经济复苏似乎收效甚微。委内瑞拉的通胀水平或将迎来天文数字,而大批逃离该国的民众则已经掀起了一波“经济难民潮”。多重挑战叠加,委内瑞拉该如何摆脱经济“至暗时刻”?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将带您解开委内瑞拉经济由盛转衰的原因,探讨如何扭转该国的经济颓势。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贺力平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

经济学家宋清辉

石油币救得了委内瑞拉吗?

2018年8月20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人们在ATM机前排队取钱。委内瑞拉当日启用新货币,并宣布一系列经济改革举措,应对恶性通货膨胀,试图令委经济重回正轨。(图片来源:新华社)

多年经济泥潭民众出逃成潮

成也石油,败也石油。若要把委内瑞拉经济陷入泥潭的最明显“杀手”揪出来,无疑是国际油价的大幅跳水。

2014年,国际油价约为每桶100美元。随着新采油技术(页岩油)的发展,此前无法采挖的原油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入输油管道,一些石油输出国大幅增加了市场供应量。而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原油消耗速度却没有再增加。供大于求的尴尬情况最终使得油价在2016年跌至每桶26美元。尽管眼下国际油价节节攀升,但也只恢复到每桶80美元左右的水平,这意味着作为石油输出国的委内瑞拉,国家收入至少减少了1/5。

冰面以下,暗流涌动。石油以外,仍有“祸首”。在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贺力平看来,2013年是委内瑞拉经济转折之年。当年,委内瑞拉出现了出口收入减少、财政赤字扩大、通货膨胀攀升等问题。

贺力平称,上述三件事情相互关联,难以判断导致委内瑞拉经济转折的真正原因。不过,回顾委内瑞拉外汇市场行情可以发现,该国货币市场汇率自2013年开始显著贬值。2013年初至年底,在委内瑞拉平行货币市场上,1美元可以兑换的强势玻利瓦尔数量从17.3暴涨至64.1。

换言之,早在出口减少、财政赤字增加和通胀水平爬升之前,委内瑞拉的货币就开始贬值了。这意味着,货币贬值或许才是委内瑞拉经济2013年出现巨变的最重要原因。

无论是石油暴跌,还是出口、财政、通胀变动,亦或是货币贬值,近年来的委内瑞拉经济“不见阳光,风雨随行”。如今,委内瑞拉年通胀率已超过82766%,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甚至预计这一数字今年年底会超过1000000%,远超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2008年津巴布韦和2017年至今阿根廷的通胀情况。

民众开始出逃。联合国数据显示,有230万委内瑞拉人生活在海外,超过160万人是2015年后离开该国的,约90%的人前往其他国家避难,他们多逃到了哥伦比亚、巴西等其他南美国家。

今年初以来,约有54.7万名委内瑞拉人通过哥伦比亚边境进入厄瓜多尔,平均每天有2700名至3000名男女老幼进入,涌入速度还在加快。仅8月的第一周,就有约3万名委内瑞拉人进入厄瓜多尔,平均每天超过4000人。

经济学家宋清辉强调,难民潮对哥伦比亚的冲击非常大,而哥伦比亚是美国的坚定盟友。如果委内瑞拉难民潮影响到哥伦比亚的稳定发展,美国可能会采取干预手段。从历史和现实因素看,如果美国武力干涉,可能会导致地区局势更加复杂;如果美国能与委内瑞拉周边国家进行协调,效果可能更好。

曾经拉美首富为何跌落深渊?

委内瑞拉曾是拉丁美洲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从拉美首富到经济崩溃,该国究竟经历了什么?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表示,纵览1980年以来以美元现价计算的委内瑞拉GDP数据,不难发现其波动极为剧烈,犹如过山车般多次大幅度暴跌。

1982年,委内瑞拉美元现价GDP为800亿美元,1983年微跌至797亿美元,1984年大幅萎缩27.5%至578亿美元。

1986年,委内瑞拉美元现价GDP为609亿美元,1987年萎缩23%至469亿美元。

1988年,委内瑞拉美元现价GDP为604亿美元,1989年萎缩26%至447亿美元。

梅新育进一步指出,步入新世纪以来,委内瑞拉经济增长的“过山车”特征依然如故。而且,作为一个高度依赖石油行情的国家,在本世纪初的初级产品牛市中,委内瑞拉经济复苏来的比石油牛市迟,结束的比石油牛市早。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指出,虽然油价下跌是委内瑞拉经济“寒冬”的重要诱因,但其经济崩溃的深层次原因要追溯到前总统查韦斯执政时期的不当经济方略。

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时任总统查韦斯推动石油国有化政策,加强了国家对石油产业的控制。在查韦斯执政的14年间,委内瑞拉石油收入翻了一番多,但这主要是由于油价的上涨而非产量的大幅增加。

崔守军认为,这种短视的经济方案既导致了委石油产业投资不足、技术落后,也不利于国内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因而实际上损害了穷人的长远利益。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索洛认为,长期经济增长依靠的是技术进步,而非劳动力与资本的扩张。在查韦斯执政期间,委内瑞拉的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石油资源禀赋的静态比较优势,在制造业发展和技术进步上停滞不前。

崔守军还指出,委内瑞拉将社会公共支出捆绑在石油出口收入上,将社会稳定寄托在不稳定的原油价格上。当国际油价持续上涨时,这种局面尚可维系;当国际油价大幅下跌时,问题就开始浮现。

2014年底油价暴跌,使委内瑞拉经济逐渐陷入困境。一方面,高通胀率和低就业率使私人消费支出锐减;另一方面,原油出口收入大幅萎缩,导致固定资产投资减少。在消费、投资和出口“三驾马车”同时萎缩的情况下,委内瑞拉经济濒临崩溃。

推出货币新政能否挽救经济?

今年8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推行新的货币政策,包含三项内容:一是发行数字货币“石油币”;二是以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取代旧货币“强势玻利瓦尔”;三是将“石油币”与“主权玻利瓦尔”挂钩。

货币新政能否扭转经济颓势?“石油币”会成为经济治病良药吗?

从宣传造势到正式发行,委内瑞拉成功尝鲜全球首个有政府背景、以国家身份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石油币”。马杜罗表示“石油币”预售首日便获得了7.35亿美元认购订单,并透露该国旅游业、一些汽油销售和原油交易可能接受“石油币”支付。

公开发布的“石油币”白皮书显示,其总发行量为1亿枚,参考价格为1枚60美元。马杜罗曾表示,“石油币”拥有委内瑞拉奥里诺科重油带阿亚库乔区块1号油田的全部石油储量(53.42亿桶原油)作为物质基础,其价值直接与委内瑞拉一桶原油价挂钩,但无法直接兑换原油。

然而,委内瑞拉国会此前表示,“石油币”是非法的,实际上是对该国石油储备的一种“借款”,不能用原油为其背书。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报告则指出,受限于委内瑞拉政府过去的“信用问题”,不仅难以吸引国际买家,就连委内瑞拉国民也不会大量购买“石油币”。

在梅新育看来,委内瑞拉“石油币”构想本身确实颇有几分趣味,跟上了电子加密货币的时尚,不过这并不能掩盖委内瑞拉经济剧烈波动、通货膨胀全面失控、国家信用濒临崩盘的残酷现实,不能弥补这个国家管理者能力与意志的不足以及国民性的严重缺陷,其构想本身也存在严重问题。

首先,提出“石油币”构想,根本原因是其经济剧烈波动,通货膨胀与汇率贬值已经全面失控,本币玻利瓦尔还不如餐巾纸值钱,执政者希望通过引进设置一种稳定的新货币。但这种新货币能否改变委内瑞拉经济与宏观经济管理的基本面依旧存疑。

现在,委内瑞拉发行了“石油币”,但其经济增长基础脆弱、高通胀、经常项目收支和财政赤字等问题并未得到解决,而石油价格波动强烈,市场参与者很难相信“石油币”能够稳定。

此外,委内瑞拉超级通货膨胀的直接原因在于生产不振而基础货币投放失控;委内瑞拉政府的工资政策与通货膨胀形成相互促进的恶性循环等问题都预示着“石油币”似乎无法带领委内瑞拉经济走出泥潭。

改革政策成套经济能否“解套”?

“石油币”之外,马杜罗同时公布了一系列经济改革举措,如提高每月社会最低工资、财税改革、提高国内汽油价格等。货币政策与经济改革同时进行,显示了马杜罗治理经济的决心。那么,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前景怎么样?

崔守军指出,在经济层面,马杜罗宣称要打“经济保卫战”,强调修正日用品、汽油等商品的价格扭曲,实行官方汇率和补充性汇率并行的“双汇率”制度,加强吸引外资,引导重点行业发展和经济特区建设等,试图在保障民生、搞活市场和刺激生产中寻找平衡;在社会层面,马杜罗政府多次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养老金标准,以增加底层民众的福利水平,防止发生社会骚乱。

崔守军认为,在当前新一轮改革中,马杜罗任命军方高官执掌最重要的经济部门——石油业,寓意深远。此番改革意图明显,就是要通过打击腐败和强化行业管控促进产能增长,吸引外资和民间资本投资石油业,以此作为解决财政、金融、民生等一系列问题的突破口,以石油生产的复兴拉动委内瑞拉国民经济的复兴。

崔守军表示,总而言之,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根源于深刻的经济与社会结构问题,马杜罗政府采取的改革手段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离根本上解决危机还相距甚远。

他认为,马杜罗需要一方面加强国家治理,严厉打击腐败,另一方面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控制货币供应量,稳定金融市场,充实外汇储备。

崔守军说:“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要制定长期发展战略,改变对石油的高度依赖,优化和健全产业结构,特别是大力发展制造业。这样才能尽快摆脱经济危机,让委内瑞拉经济早日步入正轨。”

链接:200美元逃难路:工作签证、劳动合同难解决

“当我发现已经没法给女儿买她需要的鞋和衣服时,我就下决心要离开。”在厄瓜多尔圣罗萨县,38岁的门德斯说。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门德斯来自委内瑞拉的比亚西市,目前在圣罗萨的美容店工作,一个月休息两天,时常还要上夜班。但是为了尽早将还在委内瑞拉的女儿接出来,她宁肯这样没日没夜工作。

今年1月,门德斯开始规划逃离路线。三个多月后,在护照办下来的第二天,她就独自一人揣着借来的200美元开始了离乡背井的生活。

因为钱不多,她选择了最便宜、最耗时的路线。她穿越了整个哥伦比亚,从库库塔到布卡拉曼加,再到该国首都波哥大,最后通过伊皮亚莱斯大桥进入厄瓜多尔。她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只能暂住在朋友家。

到达后的喜悦很快被现实浇灭。首要的问题是无法取得工作签证,这也意味着门德斯无法真正在这里安心住下来。

门德斯说,申请在厄瓜多尔的工作签证需要开具在委内瑞拉境内的无犯罪证明,还要提供工作合同和保险。“就国家(委内瑞拉)现在的状况而言,拿到这个证明太难了。”门德斯连声抱怨道,“这里(厄瓜多尔)办理工作签证就要花300美元,而且你还得有工作合同和一份保险。这非常困难,工作合同已经很不容易签,能提供保险的就更少了。”

门德斯能得到目前的这份工作,也是出于老板的好心。她现在的工作原本是要工作许可证的,但因为老板同情她的境遇,并没有要求她出示证件。

如今,只拿到旅游签证的门德斯在没有合法文件的情况下,只能在厄瓜多尔停留6个月,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疯狂地工作,争取拿到合同。

即使拿到合法移民身份,对于背井离乡的委内瑞拉人来说,在外求生依然艰难。

热门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